2020站在新十年的起點上
發布時間:2020-01-07 14:49:55

剛剛過去的2019年,我們用汗水澆灌收獲,以實干篤定前行。


我們看到氫能生態不斷成長,完成從0到1的突破。


這一年,中國政府工作報告,二十國集團(G20)會議公報首次關注氫能;中德、日新、韓澳、德法荷等國開啟雙邊或多邊氫能合作;歐洲投資銀行(EIB)簽約支持氫能大規模部署行動;標普全球普氏啟動世界首個氫氣價格評估,首期荷蘭氫氣(SMR,H2 99.9%,w/o CCS)價格鎖定在0.7978美元/公斤。隨著全球最大的經濟組織、最大的市場、最大的公共貸款機構和能源信息商開始行動,氫能協同發展躍入新的階段。


我們看到氫能產業不斷壯大,實現從1到N的裂變。


這一年,歐洲、美國、韓國、澳大利亞等地區和國家正式發布氫能戰略或規劃;國際能源署(IEA)、世界能源理事會(WEC)等國際機構發布一系列氫能專題報告,美國船級社發布《船舶和近海燃料電池動力系統應用指南》;全球近40個國際機場和港口積極引入氫能及燃料電池,10個國家開展天然氣摻氫探索,首個氫能海上貿易起航;蒂森克虜伯開展氫能冶金,殼牌煉油廠引入可再生氫能,豐田Mirai產銷量突破10,000輛,首個全球商運燃料電池有軌電車落地中國佛山。在全球各地氫能制儲運用示范項目的引領下,氫不再是未來的能源,氫就在當下。 


脫碳靠氫能,世界看中國。2019年,中國氫能產業發展駛入快車道,建成的加氫站和推廣的燃料電池車數量幾乎相當于此前歷年總和;氫動力船舶、軌道交通、礦卡輪番登場,氫儲能、氫冶金以及燃料電池應急電源方興未艾。氫風吹遍神州大地,36個地方發布氫能規劃或指導意見。這一盛況,似乎在重復昨日風電、光伏、新能源汽車等戰略新興產業發展的故事,“水氫車”事件更是將此推向極致。一時間,物議沸騰,氫能過熱、冷思考論調圈粉甚多。事實上,所謂的熱僅停留在數據統計層面,這在上述戰略新興產業中都曾遇到,政府與市場需要一定時間來磨合定位。這一年,一直關心氫能發展的張國寶局長、推動燃料電池技術發展的查全性院士離我們而去,我們不該忘卻。


我們也見識到氫能的“暴脾氣”,安全始終是產業發展的底線。


挪威、韓國與美國的一系列氫能事故不斷給我們敲響警鐘。與汽油、天然氣等能源品類一樣,氫既是能源也是?;?。?;纷鳛闅涞淖匀粚傩圆⒉环恋K其作為能源管理,我們需要的不是將氫從?;分谐?,而是完善其作為能源管理的制度體系。氫能大跨步發展的同時,要謹防“蘿卜快了不洗泥”。


2019年,第二屆全球氫能部長級會議提出了“Ten-Ten-Ten”目標——未來10年在全球建設10,000座加氫站,部署1,000萬套燃料電池系統?;赝耙粋€十年,很難想象風、光等可再生能源以如此迅猛的速度席卷全球,中國電力近50%的裝機來自新能源;遙不可及的新能源汽車推廣目標提前達成,中國引領全球交通電動化浪潮。背后支撐上述成就的是全產業鏈不斷創新迭代實現了90%的成本下降。


2020年,站在新十年的起點展望,全球將有萬億資本涌向氫能,其中不乏巨頭們的All In;電解槽裝機規模有望接近100GW,可再生能源制氫成本至少下降60%,在碳價上漲的加持下與化石燃料制氫一爭高下;燃料電池汽車擁有成本下降60%以上,在商用領域與燃油車和其他新能源汽車貼身競爭,氫能走向五湖四海,深入電網、冶金、采暖……補齊能源轉型中“缺失的關鍵一環”。


追逐夢想的道路上,氫能人快馬加鞭不下鞍,萬水千山只等閑。


稿件來源: 拉瓦錫1787
相關閱讀:
發布
驗證碼:
体彩快中彩